×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北漂夫妻回鄉自建3層木屋,從國外海運30噸木料,只用10天的時間:徹底逃離城市

安妮 2022/05/21

Frank大學畢業后,工作了六七年,回到老家后,

他和從事軟裝設計的妻子曾曾一起,

親手搭建了一棟電影里才有的鄉間小木屋,

大部分時間都宅家辦公,

關起門來過著幸福的小日子。

木屋的搭建過程就好像「搭積木」一樣,Frank從芬蘭海運了30噸特殊木材,每根木頭都有自己的編號,只要知道順序,疊疊起來就好了,主體建筑和屋頂只花了10來天就搭好了。

整個村子晚上過了9點就會很安靜,夫妻二人也逐漸適應了早睡早起的生活作息:「我們不想隱居,也不想太熱鬧,老家適度的安靜讓我們覺得很舒服,其實人最終是要和自己過的,心比較靜的話,才能好好享受生活。」

Frank和曾曾的木屋就坐落在兩座云霧繚繞的茶山之間。在周邊一眾磚瓦房的對比下,這棟外貌特別的木屋顯得尤為亮眼矚目。一來到屋內,便能聞到一陣淡淡的木香,夫妻倆已經在這里生活了一年多。

親手建木屋,再也不想回到城市

幾年前,Frank聽到父親病重的消息,就帶著太太曾曾一起回到了老家余杭。

原本只是想暫別北京,但小鎮的安逸,卻讓Frank越來越適應這里的生活。在北京從事裝修設計這一行,工作不輕松,社交的壓力也很大,但小鎮的圈子卻很小,每天都被自己喜歡的朋友和親人包圍,生活的節奏開始變得舒適。

兩人都從事設計行業,工作基本都可以線上完成,待在家里就能賺錢,還省掉了通勤的麻煩。

另一方面,他覺得古代其實有很多漂亮的木構建筑,但現在的鄉村卻已經被鋼筋水泥包圍,那麼好的木匠精神,卻沒有得到傳承,他覺得非常可惜。

于是Frank決定,自己親手造一棟木屋。

太太曾曾在北京就是從事設計工作的,所以特別支持丈夫的決定,承包了后續的軟裝部分。Frank說:「我做裝修施工一類的工作做久了,有點大老粗,她做設計工作,相對會細膩一些,審美更好些,彌補我的很多不足。」

2017年9月,他們開始一起設計這個房子。第二年的9月,開始清理現場,打地基。到了2019年的9月,房子就全部完工了。夫妻倆覺得這個月份對房子有特殊的意義,于是就給房子取名為「九月」。

海運30噸木料回國,只用10天的時間搭建完成

建成的木屋有83坪,整個搭建時間只花了10天。「鄰居很驚訝,正常用鋼筋混凝土蓋個一兩層的別墅,也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

Frank有一套自己的方法。

首先,他在全世界范圍內找木頭。他最后選定了芬蘭的赤松,這種木材長在北極圈內,生長速度比較緩慢,質地就會堅硬一些。赤松的保溫性也很好,夏天赤腳站在地板上,會感覺涼快,冬天又會覺得房子里暖暖的。

選擇赤松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芬蘭的木材資源雖然豐富,但伐木行業一直遵守著可持續發展的理念。

第二步,Frank在家里的電腦上,不斷推演造房子需要多少根木頭。他用設計軟件做好圖紙,最終精密地計算出要用多少根、多少立方的木料,這樣能保證不會有太多多余的木料,不造成材料和經濟上的浪費。

第三步,就是要在芬蘭找到一家木料工廠,由機器直接生產他所需要的木料。每一塊木頭上,都會根據Frank的圖紙進行編號,方便回國后直接拼裝成木屋。

生產后的木料達到了歐盟的防火級別。木頭被意外點燃后,在一定時間內不會猛烈燃燒,只會碳化,發生火災后,會有足夠的時間逃生。

Frank最終買下了200根有100年歷史的芬蘭赤松,這些木頭重達30噸,從芬蘭海運過來,大概花費了50萬塊運費。

木材的運費和一般磚瓦房的裝修費差不多,所以夫妻倆還是覺得很值。

屋子的外立面是由20層木條壘砌起來的,木條通過吊機升到空中,工人師傅扶著木條一層層往上壘,每天可以壘3層。

到了第7天,就差不多壘完了所有墻面,第8天開始搭建主梁和船條。屋子的外立面和屋頂,大致成型只需要10天。屋頂面的裝修和瓦片的鋪裝大概又花了10天。

木屋的承重柱,是通過芬蘭的膠合技術,由6根小木條整合成一根的。

木頭之間的連接,用到了很多不同的金屬配件,但也有些基礎的配件是通用的。

國內榫卯結構的木建筑,需要木工師傅在現場加工,然后再安裝。木工師傅的工作周期會變長,工藝要求更高。

但Frank的這套方法,會大大縮工期,對木工師傅的專業技術要求也沒有那麼高,大家只要按照圖紙來操作,基本不會碰到大問題。

所有的東西親力親為,才能和房子有溝通

木結構的房子需要遠離潮濕的地面,同時也需要防蟲,所以Frank決定將一樓做成混凝土的樣式。

Frank研究了很多芬蘭木屋的建造方法,希望能借鑒一些經驗:「芬蘭有極晝極夜,所以他們在室內的時間很多,會花很多心思在公共空間的設計上。所以我們木屋的結構,臥室也會偏小,但是公共空間會比較開闊。二樓有一個超大的落地窗玻璃,視野很廣闊。」

有一次,芬蘭的商務參贊來這里做客,激動地跟曾曾說,好像回到了自己芬蘭的家里面。

Frank還打造了一個小閣樓,用來存放建造房子的過程中遺留下來的工具,比如切割機、油漆等。

他覺得,只有通過自己施工,才能和房子有一個溝通的過程。樓梯、窗戶的安裝都是他親自上陣的,電、地暖也都是自己鋪裝的。

曾曾看到好看的家具,就會拿著圖片來跟Frank商量來執行,然后Frank就將木材切割、打磨、上油漆、組裝起來。茶幾、方凳、電箱、邊桌,還有戶外的那些椅子都是Frank親手做的。

這張長凳制作時間是今年2月14日情人節,是Frank親手做的情人節禮物。

兩年前,他們一起去西班牙旅行,曾曾在巴塞羅一家餐廳前的院子里看到這套桌椅的時候,很喜歡,所以就讓Frank動手做出一套來回憶當時旅行的點滴。

今年春節的時候,他們想用木屋樓梯扶手留下的余料做一張中式風格的條案。條案上擺放的花器是Frank喝完剩下的酒瓶子,里面的干枝是曾曾在村子里撿來的,這麼一搭配中式味道就更足了,很適合春節的氣氛。

木屋不需要特別的裝修

對Frank和曾曾來說,木頭是個活物,它會呼吸,能夠調節濕度。空間里如果過于潮濕,木頭會吸收濕氣,而如果過于干燥,木頭又會釋放水分。

用這樣的木材搭建的木屋,本身已經足夠美了,因此Frank和曾曾基本保持了木材原本的樣子:「即便它有些疙瘩,也是自然的樣子。」

室內的配色,曾曾完全憑直覺去做:「我有自己的搭配比例,就會覺得這個藍色可能再多一點點就不行了,只能是給這麼多。」

家具如何搭配,曾曾也有自己的小門道。比如家里的家具全都不成套,椅子都是不同款,反而有種混搭的美感。

曾曾偏愛紙質燈,因為她覺得透過紙散發出來的光更溫柔,即使不放音樂,只開紙燈,也會讓人覺得很浪漫。

平時,曾曾喜歡買一些不那麼實用、卻很漂亮的物件,追求實用性的Frank常常會和她「講道理」,但最終都無法說服對方。

可能是受到曾曾的影響,有一天Frank將用了三年多、舍不得扔的舊手機打開拆解,做成一個標本封存了起來,放在客廳,也體驗了一把「無用之美」。

焦慮感慢慢減弱,

人最終是要和自己過的

木屋的生活并沒有大家想象中那麼與世隔絕,Frank和曾曾也不想做隱士:「在這里生活,不算特別安靜,也不算特別熱鬧,很適中。」周邊的超市、菜場也就幾分鐘車程,開車去杭州市區也只需要40分鐘。

他們跟鄰居們的關系都不錯。隔壁大爺在屋邊種植了掃把草,收割以后手工做成掃把。曾曾買了一把,用來清掃庭院中的落葉。

夫妻倆還在家門口做了一塊小小的花壇,準備用來種花,周圍領居們看到后,都熱心地向他們建議種什麼蔬菜更適合。

自制花箱

木屋附近的徑山以「云霧茶」聞名,屋后就是一座小茶山。春秋季的時候,Frank和曾曾會上山,跟當地人一起采茶。

「九月」也會作為民宿會偶爾經營,但他們佛系接單,大概一個月只接待一波客人,通常都是朋友的朋友,大家一起聚餐、燒烤、打撲克。

每天早上起來,Frank和曾曾會沿著山間的小路跑一圈,回來之后再做早飯,然后再開始一天的工作。多數工作可以通過電腦完成,和客戶只需通過網絡溝通。

「剛來余杭的時候,內心會有一絲焦慮,擔心跟城市脫節,不過現在覺得,互聯網其實也能看到大部分的信息。

我覺得人最終還是要和自己過的,自己心比較靜的話,才懂得享受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