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翁帆爸爸第一次見女婿「嚇了一跳」兩人無畏流言,相守多年後,他終于承認:女兒的婚姻我放心

隱城 2022/03/02

2004年,28歲的翁帆帶82歲的楊振寧回家,翁帆的父親翁雲光一眼就認出了大名鼎鼎的楊振寧,頓時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握手寒暄:「楊教授,您好,歡迎來家做客。」

可是在翁帆介紹之後,翁雲光才知道,面前這個皺紋從生、瞘䁖駝背的老人居然是女兒的男朋友。

看看年輕貌美的女兒,再看看這個比自己還要大27歲的准女婿,翁帆的父親差點崩潰,女兒這是要給人當保姆嗎?

可是看著翁帆堅定不移的眼神,他又無可奈何。

他深知,女兒如果嫁給楊振寧,世人的流言蜚語會將她淹沒,

54歲的年齡差,身份的差異,認知的代溝,這一切都可能將他們壓垮,何來幸福可言呢?

然而,17年過去了,親眼目睹兩人在一起的點點滴滴,翁雲光由衷地感歎:「 原來一切早有安排,女兒的婚姻我最放心。」

1976年,翁帆出生于廣東潮州,父親翁雲光是一家雜誌負責人,知識淵博,在父親的薰陶下,翁帆從小就飽讀詩書,也在書香的浸潤中, 養成了一身超脫、淡雅的氣質。

1994年,年僅18歲的翁帆順利考上了汕頭大學,學習外國文學。

在西方文化的影響下,翁帆的思想非常先進,做什麼事情都很有主見。在染頭髮還很有少見的年代,翁帆頂著一頭栗色的頭髮,成了學校裡一道獨特的風景。

很多男生都被翁帆的「特立獨行」所吸引,紛紛展開追求,

可是翁帆卻把所有心思都用在了學業上,大學四年,翁帆的成績一直是全系第一。

大一暑期,首屆華人物理學大會在汕頭大學舉行,物理屆泰斗楊振寧和夫人也應邀出席。面容姣好、英語出色的翁帆則被安排去接待他們。

當時楊振寧已72歲高齡,而杜致禮也已68歲。

在翁帆的想象中,楊、杜二人必定是垂垂老矣,胳膊腿都不大靈活了,自己需要隨時攙扶的。

見面後卻發現,他們不僅腰板硬朗,步伐矯健,而且才思敏捷,根本看不到垂暮之象。

不愧是大科學家,這精神面貌就是不一樣,翁帆傾慕之餘,很熱情地當起了二人的導遊。

三人在校園邊逛邊聊,楊振寧學識淵博讓翁帆心生敬仰,而翁帆周到禮貌也給楊、杜二人留下很好的印象,分離時他們互留了聯繫方式。

活動中還留下了一張經典照片: 楊振寧居中,翁帆在左,杜致禮居右,三人在活動現場合影留念。

很多人說翁帆和杜致禮長得非常相似。如今,再看這張照片,才發現,冥冥之中一切早已註定。

此後,翁帆時不時會給楊、杜二人寫信,請教學習和生活中的困惑,每次都會收到二人細緻的回復。

對一個小輩如此愛護,翁帆頗為感動,一份難得的友情在三人心中延續。

時間匆匆而過,際遇變化萬千。

大學畢業後,翁帆從事過好幾份工作,並在高爾夫俱樂部認識了第一任丈夫,一名富有的香港商人。

可是結婚後才發現,物質上的豐裕,並不能消弭兩個人認知上的巨大差異。

他們常常因為瑣事吵架,因為觀念不同,誰也說服不了誰,翁帆痛苦不堪,兩年後,兩人和平分手。

這段失敗的婚姻對翁帆打擊很大,離婚後,她不想再觸及感情,而是積極地提升自己。

2002年,她順利考入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研究生班,正當她準備向楊振寧夫婦報告這個喜訊時,卻傳來了杜致禮病逝的消息。

彼時,楊振寧也已經從美國返回北京定居,翁帆得知後,連忙寫了一封信慰問楊振寧,還留了自己新的電話號碼。

本來沉浸在喪偶之痛的楊振寧,突然收到遠方久違的問候,頓時心頭一暖,

多日以來的孤寂和悲痛,讓他迫切想找個人聊一聊,很快,他撥通了翁帆的電話……

兩個人像老朋友一樣,聊了許久,楊振寧的心情也被翁帆的溫柔和開朗活潑一點點熨平。

之後,翁帆頻繁收到楊振寧的來電,他們聊生活、也聊學術上的問題,

奇怪的是,兩人雖然年齡差距頗大,可溝通起來毫無障礙。

楊振寧漸漸發現自己愛上了這個28歲的女孩。每天不打電話總像少了點什麼,讓他無法安心思考。

而楊振寧不知道的是,他的豁達、見識、以及超越年輕人的積極樂觀,讓翁帆傾慕不已。她也漸漸喜歡上了和楊振寧聊天的感覺。

有時候,翁帆週末回家,也會準時守候在電話機旁,等待著楊振寧的電話,而她接電話的那種溫柔和嬌羞,讓父親翁雲光一度以為女兒戀愛了。

他不知道對方是楊振寧,還頗為高興地打趣女兒:「誰家的小夥子,改天帶回家來見見。」

翁帆聽到此話,竟然羞紅了臉,也許在她心中早就埋下了愛的種子,只是自己還未察覺。

2004年5月,香港的鳳凰花開,楊振寧邀請翁帆到石澳遊玩。

這時距離上次見面隔了許久,翁帆以為楊振寧肯定衰老了許多,沒曾想見面時,他一如之前精神抖擻、談笑風生、思維敏捷。

翁帆揪著的心一下子放鬆了,兩人並肩走在花香彌漫的小徑上,在氤氳的香氣中,楊振寧情不禁牽起了翁帆的手,翁帆並沒有拒絕,反而有一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都說女人的愛緣于崇拜,尤其當你崇拜的那個人也恰好喜歡你時,一切仿佛水到渠成。

他們就這樣默契地邊走邊聊,也許是心中都有份不確定,這次的見面,他們都把感情埋在心底,彼此都沒有明說。

短暫的相聚之後,兩人又各自回到各自的生活中,

但是,分離沒有把感情沖淡,反而,在日復一日的思念中,讓愛情的模樣更加清晰可見。

翁帆終于明白她已經深陷愛河,只是54歲的年齡差橫亙在兩人之間,如何面對世俗的紛擾,讓她心煩不已。

她把自己的心思寫成英文詩,寄給楊振寧,而楊振寧也頗為默契地給予點評然後發回。

筆墨傳情,紙硯生香,兩個人的感情也越發深厚。

2004年國慶假期,兩人相約去北海旅行,也是這一次旅行,讓他們下定決心走到一起。

那一天,楊振寧特意穿著粉色的襯衫,看起來年輕了許多,知道翁帆喜歡拍照,就精心選了一款數碼相機相送,貼心的舉動讓翁帆很感動。

兩人在北海的椰林小路上相依相偎,在一處花海處,楊振寧突然放慢腳步,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鮮花和鑽戒,單膝跪地向翁帆求婚,並說出了感人肺腑的一番話:

「你是上帝恩賜給我的最後禮物, 給我的老靈魂,一個重回青春的歡喜。沒有心機而又體貼人意,勇敢好奇而又輕盈靈巧,生氣勃勃而又可愛俏皮,你是我 永遠的青春。」

這種不亞于年輕人的浪漫情懷,這種發自內心的真誠喜歡,讓翁帆心情激蕩,她情不自禁地頻頻點頭。

翁帆答應了楊振寧的求婚,可是婚姻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更是兩個家庭的事。

父母能接受這段「忘年戀」嗎?她心裡沒底。

2004年11月份,翁帆帶著楊振寧回了老家。

為了這次見面,楊振寧做了很多準備,為了看起來年輕一點,他特地挑選了淺色系的襯衫,還精心挑選了禮物。

儘管翁帆提前跟家裡打了招呼,可是,當楊振寧真的出現在眼前時,翁帆的父親翁雲光還是吃了一驚,難以接受。

要知道,翁家家境優渥,翁雲光把翁帆當做掌上明珠,作為父親,他更希望女兒能像常人一樣結婚生子,過正常的婚姻生活。

眼前這個耋耄老人,在他們眼裡,絕非良配。

「你嫁個比自己大這麼多的,外人肯定以為你是圖錢或者圖名,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何苦呢?」

可翁帆很淡定,她誠懇地跟父母說:

「我上一段婚姻就是因為認知不合才離婚,楊先生理解我。他雖然年紀大,可我們有共同語言,跟他在一起,我覺得幸福。」

看著女兒決絕的表情,再聯想上一次婚姻女兒的痛苦,父親翁雲光無奈地同意了。

可是翁帆忐忑的心只放下了一半,另一邊,楊振寧的孩子能接受她這個「繼母」嗎?

要知道,此時,距離楊振寧夫人杜致禮去世不過一年的時間。

為了讓孩子們接受翁帆,楊振寧特地帶著她去美國和兒子見面。

在那裡,翁帆對楊振寧體貼備至,很多自己兒子都沒想到的事,翁帆都做到了,這也讓楊振寧的孩子們,對翁帆充滿好感。

楊振寧的大兒子曾這樣評價第一次見到翁帆的場景:「 穿著得體,舉止文雅,守護父親寸步不離,十分貼心。

有個這樣的女孩陪伴在父親身邊,他們很放心。

尤其在外界評價楊振寧這麼快就忘了亡妻,有些「絕情」時,孩子們還力挺父親:「我父母的感情我們最清楚。」

2004年聖誕前夕,在雙方家人都支援的情況下,翁帆和楊振寧在汕頭市民政局正式登記結婚。

然而,新婚燕爾的日子還沒過幾天,外界的輿論很快就給了他們當頭一棒。

就在他們領證後不久,一則「28歲翁帆和82歲楊振寧結婚」的消息」就登上了新聞頭條,一時間輿論譁然。

有人說翁帆嫁給大自己那麼多的物理學家,不是圖名就是圖財、還說她想借勢上位……

也有人說楊振寧是為老不尊,做出這種違反道德的事,還有人把電話直接打到了家裡質詢。

翁帆身心俱憊,也感到了一些慌張與害怕,她甚至不敢出門,也不敢在公眾場合露面。

見女兒受到這麼多的誤解,翁父也心如刀絞,甚至懷疑自己當初支持女兒的做法到底對不對。

好在楊振寧歷經那麼多年的風風雨雨,對這樣的小場面見怪不怪了,在他的安慰與陪伴下,翁帆才學會淡然處之。

翁帆不太會與媒體打交道,楊振寧就耐心地安慰她,每次出席重要活動,他都會牽著翁帆的手,教她如何跟人交流。

在楊振寧的幫助下,翁帆終于可以獨當一面,也不太在意外界的看法。無論走到哪裡,都可以看到兩人十指緊扣的深情畫面。

其實,拋開年齡上的差距,他們和正常的夫妻無異,有相互吸引的樂趣,也有生活中難以避免的瑣碎和矛盾。

婚後,因為子女遠在美國,照顧楊振寧的擔子就落到了翁帆身上。

以前她酷愛熬夜、上網,還愛吃垃圾食品,但是為了配合丈夫的作息習慣,她都是早睡早起,還用綠色食品代替了垃圾食品……

規律的作息和飲食,讓她的健康狀況有了明顯的改善。

翁帆以前都穿淺色系的衣服,可是為了看起來和楊振寧般配,她會特意選擇深色系的衣服,讓自己看起來端莊大方。

和楊家人一起聚餐時尤其如此,雖然多了些許滄桑,但增進了與楊家人的協調度,不讓自己顯得過于青春靚麗,還能透露出她純樸、平淡和居家的一面。

楊振寧也同樣為妻子做了很多改變,以前在家裡,他沒什麼娛樂,就是看書、學習。

如今也會學著年輕人的樣子,看翁帆喜歡愛看的《達芬奇密碼》、《孝莊秘史》等書,還陪著翁帆一起看電視劇或者電影。

白天楊振寧上班,翁帆就在家修改論文、研究食譜,給楊振寧煲養生湯。

飯後,兩人十指緊扣去散步消食,邊走邊聊。從物理原理、到詩詞歌賦,兩人總有聊不完的話題。

週末的時候,兩人喜歡開車兜風,楊振寧總喜歡做司機,還喜歡在開闊的地帶飆車,這種不亞于年輕人的激情,讓翁帆沉醉。

兩人還有一種關乎默契的小遊戲,每次看畫展,他們都會把自己最滿意的畫悄悄記下。

畫展結束,兩人交換秘密, 神奇的是,他們幾乎每次選擇都同一幅畫。

每逢特殊的節日,他們還會給彼此寫情意綿綿的詩。

遇到意見不和時,兩人從不吵架,而是引經據典,互相辯論,達成一致時,滿屋子回蕩著他們愉快的笑聲。

誰說浪漫是年輕人的專屬?只要愛對了人,每時每刻都是浪漫的開始。

見女兒如此幸福,翁父的心也放了下來,他知道以後會有另一個人替他保護女兒。

唯一讓翁帆父親揪心的事,就是楊振寧年事已高,生病意外時常發生,他一邊心疼女兒,一邊擔憂女婿的身體。

2010年,88歲的楊振寧突然高燒,昏迷不醒,在重症病房呆了很長時間。

期間,翁帆唯恐護工照顧不周,自己親自守候在楊振寧身邊,端屎倒尿,餵飯擦身。

最後,楊振寧痊癒出院了,而翁帆卻因過度勞累病倒了。

幾年中,楊振寧住院多次,都是翁帆不離不棄的貼心照料。

尤其是疫情期間,子女來往不便,有了翁帆的照顧,楊振寧每次出現在公眾場合都是神采奕奕,身體也比以前更好了,楊振寧的孩子們都放心了許多。

也因此,雖然翁帆比楊振寧最小的孩子還小15歲,但他們對翁帆都非常信任和尊重。

楊振寧對翁帆的父母也非常尊重,經常提醒翁帆回家探望父母。

私下裡,他們並不以翁婿相稱,楊振寧稱呼翁雲光為「翁先生」,而翁雲光也稱呼楊振寧為「楊教授」,彼此像朋友一般相處,親切自然。

翁雲光也一改之前的態度,開始接納女兒的選擇:「她願意為照顧楊教授的晚年生活做出犧牲,這是一種美德,也是光榮。」

前段時間,媒體爆出楊振寧的遺囑細節:所有財產都留給了兒子們,翁帆最後得到的只有一座別墅的使用權。

外界議論紛紛,嘲笑翁帆願望落空。

翁帆的父親也開始擔憂起來,雖然自己當老姥爺抱孫子已成奢望,可還是希望女兒老了之後有保障。

對此是翁帆毫不在意,她還勸慰父親:

「這是我們共同商量的結果,他帶給我的精神財富已經夠我享用一輩子了。至于以後,我可以養活自己。」

的確,這些年照顧楊振寧之余,翁帆從沒有忘記提升自己。

2011年,她進入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攻讀博士;她還學習法語、太極、彈鋼琴,並跟著楊振寧參加各種學術交流和活動……

曾經翁帆因為自己的研究生論文苦惱不已,楊振寧大手一揮,把自己的老同學、文學大師許淵沖喊了過來,讓老朋友幫妻子一起研究。

能和文學大師一起交流,這讓翁帆非常開心,論文也順利完成了。

她得到了想得到的心靈充實,對于那些原本就不在乎的東西,她並不在意。

楊振寧的做法,既讓外界「翁帆圖財」的說法不攻自破」,也是對翁帆最好的尊重。

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楊振寧不止一次公開表示,贊成翁帆在自己百年之後再婚。

撇除男人的佔有欲,能如此豁達面對未來,這也是楊振寧送給翁帆的一份禮物吧。

如今,再回頭看兩人的婚姻,並不像人們想象的那樣「湊合」,兩人反而因為這段跨越年齡和世俗眼光的婚姻,綻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她年輕了他的生命,他豐盈了她的靈魂,一切都是他們預想的樣子,甚至比預想得更加美好。

看著女兒在婚姻中怡然自得、歲月靜好的樣子,翁雲光終于能由衷地說:「女兒的婚姻我最放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