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94歲母親陳秀英:八個子女有仨「猴娃」,為照顧他們,50年沒出村

隱城 2022/03/06

陳秀英

一位年邁的老婦人正在自家院裡默默做著雜活, 歲月的侵蝕讓她臉上爬滿了皺紋,但炯炯有神的雙目還是時不時地向院子外望去,張望著她的孩子們。

她叫陳秀英,一生共有八個兒女,現在每天陪伴在他身邊的是一個兒子和兩個女兒, 最大的已經超過60歲了。

丈夫離世的早,現在整個家庭都由她操持著,照料著自己身邊三個兒女的飲食起居。本該頤養天年的她, 現在卻還作為一個家庭的支柱。

是什麼這位花甲老人照顧著三個年過半百的兒女?這其中又有著怎樣鮮為人知的故事呢?

包辦婚姻,八名子女三個「猴娃」

陳秀英出生在上世紀20年代的洋梓鎮火廟村,當時這裡還是一個渺小的小山村,零散的土房和幾片貧瘠的土地組成了這個村子。

整個鎮子就只有一條看不清路基的泥土路與外界相連,就連馬車都很難通行。因為貧窮和交通不便, 很多人都在這裡過著自給自足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

當時,這裡還處于舊社會的封建思想中,年輕男女的婚娶方式, 還停留在父母包辦婚姻的階段,年僅15歲的陳秀英也不例外。

但她的命運更有不同——陳秀英的父親和姨母關係非常好, 姨母家的表哥也到了娶妻的年齡。

陳舊錯誤的觀念,讓他們認為親上加親是最好不過的事,于是,陳秀英嫁給了大她六歲的表哥。

在醫學發達的今天我們知道, 近親結婚是嚴格禁止的。因為近親結婚生育出的子女產生遺傳病的幾率非常高,並且像陳秀英和表哥這種同代近親結婚會生育出畸形子女的機率更大。

而恰恰在那個時候,人們還沒有計劃生育的概念。結婚幾年之後,陳秀英便生下了第一個孩子——那是個男孩,身體十分健康, 全家都非常高興。

此後的很多年裡,陳秀英一共生下了八個子女,但因為是近親結婚, 第三個孩子不幸夭折,而老二、老五和老八則是天生重度智力障礙,其他四個子女則都是正常人。

對于舊社會的家庭來說,家庭成員的平均文化程度都不高, 並不理解近親結婚會帶來的後果。

正常孩童的成長都是階段性的,但這三個孩子從來都沒有成長過。除了身體發育和常人一樣外, 智力水準一直停留在一兩歲的水準。

他們三個出生就只會哭鬧,四五歲了也不會喊爸爸媽媽, 甚至從來沒從嘴裡冒出過話來,與人交流也只會靠肢體語言表達自己的意思。

長大之後,他們的生理缺陷也逐漸顯現出來。 三個人的身高都不超過1米4,而且頭骨都明顯小于常人。

由于連和人正常交流都做不到,只會癡癡地笑。並且在戶外活動時非常畏光,走路要舉起雙臂用手遮住腦袋, 村裡的很多人都稱這三個孩子為「猴娃」。

面對三個有智力缺陷的孩子, 陳秀英和丈夫操碎了心。每天農忙只能去一個人,因為家裡的三個孩子必須寸步不離地照顧,每天伺候他們要收拾到很晚,兩口子經常累癱在床上。

起初他們也想過把孩子治好,但其實就算是放到現在, 因近親結婚誕下的智力障礙兒童也無法得到醫治。

三個孩子在醫學上被判了「死刑」,但在生活中並沒有。 孩子是娘的心頭肉,陳秀英和丈夫商量後決定,無論如何都要一直撫養這三個孩子,絕對不能拋棄他們。

丈夫去世,一人扛起家庭重擔

從此以後, 陳秀英的生活就是全心全意地照顧三個孩子。平時丈夫在地裡務農,她就在家裡照顧三個孩子並且收拾家務。

根據陳秀英的話說:「每天早上起床都要重新教一遍他們穿衣服,然後幫他們洗臉。吃飯的時候再教他們一遍如何使用筷子。」

因為教了一遍之後,他們很快就會忘記,陳秀英只能一遍一遍地教他們。

但是好景不長,2001年丈夫因病去世, 家庭的重擔落到了陳秀英一個人身上。但她毫不猶豫地扛了下來,因為她的背後是三個可愛的「傻孩子」,作為母親,她要守護他們。

為了照顧三個孩子,陳秀英從沒吃過一頓好飯, 也從沒睡過一個安穩覺。每個晚上,陳秀英都要不厭其煩地給三個孩子洗漱換衣,把他們哄睡著。

很多時候他們都和小孩子一樣,哄睡了這個,那個又醒了。但當陳秀英每次看到三張熟睡的臉時, 她都會露出欣慰的笑容。

陳秀英從來都沒有抱怨過命運的不公,反之她從來都是笑著面對生活。村裡的鄉親們知道她家裡的情況,也都是盡可能地伸出援手。

陳秀英沒時間下地幹活,村民們就幫著她播種收成, 三個孩子穿的衣服也都是鄉親們送來的。

如今,陳秀英身體依然硬朗,耳不聾眼不花, 每頓都能吃一大碗飯。雖然家裡有三個需要照顧的孩子,但家裡依然被她收拾得井井有條。

房前是自家養雞的小院,屋後是晾曬的玉米和放好的柴火,三個孩子雖然呆傻, 但是她很知足。

母愛無疆,為孩子50年不出門

因為三個孩子,陳秀英沒有一天離開過她生活了一輩子的小村莊。

她雖然從來沒聽過三個孩子喊她一聲媽媽,但是每次孩子手裡拿到好吃的的時候,都會手舞足蹈地跑到陳秀英面前, 把吃的遞到她嘴邊。這一刻,她是幸福的。

在國家經濟發展後,洋梓鎮也通上了高速路, 「猴娃」的事情慢慢被外界知曉。

2008年,有人來到陳秀英家中, 提出以6萬元的報酬請三個「猴娃」去為他們做宣傳。陳秀英委婉地回絕了,因為三個孩子離不開她,她也同樣離不開三個孩子。

2011年,有電視臺專門來到洋梓鎮採訪了陳秀英和她的三個孩子。在見到記者的時候, 三個孩子圍在陳秀英身邊不停地喊叫,陳秀英告訴記者:「他們看到外人很開心。」

三個孩子裡最大的是哥哥陳小狗,剩下兩個都是妹妹。陳小狗看到生人會笑著打招呼,雖然不會說話, 但他的肢體語言給人很隨和的感覺。

二妹妹陳羊奶喜歡鮮豔的顏色,經常穿著一條紅裙子, 平時幫陳秀英做點搬柴端盆的家務活。小妹陳小煥很文靜,乖乖地坐在母親身邊安靜地自己玩耍,偶爾沖著記者笑笑。

陳秀英臉上雖然佈滿了皺紋,但是目光炯炯有神, 精氣神也完全不像一個花甲老人。當記者問道三個孩子的日常生活時,陳秀英總是笑著講出來,滿臉都是對孩子們的寵溺。

陳秀英還告訴記者:「老五陳羊奶的智商能相對高一些,一些簡單的話還是聽得懂的,經常能幫自己做些雜活。但老八陳小煥雙目視力極低,格外需要自己的照顧。」

三個「猴娃」早上被陳秀英照顧起床吃飯之後,就會跑到院子外面去玩,有的時候就在院門口的小路上,有的時候三個人會跑到田裡去耍, 玩到很晚還不回家。

每次陳秀英都會在晚飯前去田裡找他們,回家的路上陳秀英都會數落他們幾句, 三個孩子也只是一直傻傻地笑。

轉眼間,50年過去了, 這三個孩子還是處于正常人三歲的智力水準。陳秀英說:「給他們三個洗衣服要來來回回洗好多遍,因為他們經常把髒東西弄到衣服上。」

說著陳秀英露出自己的雙手,粗糙的皮膚上佈滿了青筋,那是為了這個家操勞多年的見證。好在2015年,家裡買了一台洗衣機, 陳秀英再也不用用手搓衣服了。

到了現在, 三個孩子都已經基本可以聽懂母親的使喚了。即使得不到任何回饋,陳秀英也還是堅持和他們進行交流,雖然嘴上說不出來,但他們還是能用肢體語言表達出自己的意思。

政府關懷,打消母親後顧之憂

早在多年前,陳秀英的情況被市政府得知以後,就一直是政府重點扶貧照顧對象。

1970年,鐘祥市民政部門就找到了陳秀英一家,給與他們家每天3元錢的困難補助,這在當時絕對是能夠解決溫飽問題的補助。到了1990年, 每天3元錢的補助翻了一倍。

此後,陳秀英一家每年的補助金額都隨著國家政策不斷提高, 現在能達到每個月920元。政府為這位偉大的母親和這個不幸的家庭,做得遠不止這些。

1998年全國大降雨, 陳秀英家裡的兩件土坯房因大雨倒塌,在一家人即將流離失所。政府得知具體情況後,立刻來到陳秀英家了解具體情況。

隨後, 政府還撥款1.3萬元給陳秀英一家修建了4間磚瓦房。為了方便陳秀英自身活動並更好地照顧仨個孩子,工人們還特意將院子都鋪成了水泥地。

在陳秀英的丈夫去世後, 農忙和照顧三個孩子的重擔都壓在了陳秀英自己身上。那段時間裡,陳秀英年老的身體第一次有了力不從心的感覺。

不過在村支部及時上報情況後, 鐘祥市民政局立刻給村裡提供了每個月400元的補助,用來請村裡的村民們幫助照顧陳秀英一家。在這之後,每年政府領導都會來看望陳秀英一家。

很快他們發現, 陳秀英一家的生活用水只能從井裡打,並且兩間瓦房的電路都不穩定,不僅經常沒有電,對三個「猴娃」來說還具有極大的安全隱患。

為了解決這一系列問題,鄒志富特意請來了專門的工人, 給陳秀英家裡接上了自來水管,重新安裝了四間屋子的電路。

因為房子蓋了很多年,屋頂的瓦片出現了鬆動,為了防止瓦片掉落砸到陳秀英一家,工人們更換了房瓦。

為了改善陳秀英一家的生活條件,還在院裡修了新的雞窩。並且將院門口的土路, 修成了直通村裡大路的石子路。

陳秀英說:「當時鄒局長特意交代了這裡不要修得太光滑了,不然娃兒們會摔跤的。」談到這裡,陳秀英開心地笑著。

除了政府以外, 社會各界的愛心團體都不斷幫助著陳秀英。面對社會各界的愛心人士,陳秀英一直都是抱著最誠摯的感謝,大多都是只接受物資,儘量不接受資金上的幫扶。

現如今,陳秀英一家住的瓦房可以24小時燈火通明,可以用得上方便衛生的自來水。

三個孩子再也不用和她擠在一張小床上,現在她和陳羊奶住一張床,陳小狗和陳小煥住一張,床上都鋪著嶄新的被褥,還掛著兩頂蚊賬,顏色是陳羊奶最喜歡的紅色。

陳秀英現在已經94歲,三個孩子裡最大的也有65歲了。從醫學角度講,重度智力障礙患者能活到這個年齡是非常少見的, 而94歲高齡但身體依然硬朗的陳秀英也是非常難得的。

村裡的人們都說,「猴娃」和陳秀英是相輔相成的, 「猴娃」們因為母親的守護才能活得長久,而陳秀英也是因為三個孩子才一直健康長壽。

陳秀英說:「之前一直擔心自己不在了以後孩子們怎麼辦,現在心裡知道有政府做後盾,她心裡也踏實了。」

偉大的母愛, 讓陳秀英一輩子對三個「猴娃」不離不棄,幾十年如一日地照顧著三個早已被剝奪了生活的孩子。

命運是殘忍的,它用無盡的黑暗侵蝕了三個孩子的生命, 但偉大的母愛恰恰是黑暗裡的燈塔,點亮了他們最後一絲追求生活的光亮。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