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老戲骨的隔離日記:700萬買上海大房子、吃剩菜、房價跌了八個月

安妮 2022/06/03

最近這段時間,翻紅的明星一個接一個。

前有跳操跳火了的劉畊宏,后有甜心教主王心凌。

怎麼說呢,這也是個好現象,至少時代的浪潮沒有把回憶淹沒,真正有才華的人,還是在某個契機下,被人重新記了起來。

所以能唱能跳的他們,能再次火上熱搜,也在情理之中。

不過讓房君沒想到的是,另一邊還有一位老戲骨,居然是靠自曝隔離生活,實實在在地火了一把。

他就是李立群。

疫情發生后,他被困在了上海的家里。為了打發這漫長的隔離時光,他把 「穿著睡衣、胡子拉碴」的生活日常,拍成了短視訊,像發朋友圈一樣,PO在了社交網站上。

而他的這些視訊也不像其他明星一樣,要質量要好看,反而無比隨意, 想拍什麼拍什麼,是什麼樣就拍什麼樣。

社區發了五花肉,就趕緊給自己整了一鍋白菜豆腐燉五花肉。

「燉它一大鍋,好久不這麼吃了,這是盛宴。」

做的好不好看不重要,拍的有沒有食欲更不重要,他要傳達的僅僅是——此時此刻我給自己做了一頓飯,就這麼簡單。

遇上個陽光明媚的日子,還不能出門,這可忍不了,必須做點什麼彌補一下。于是他跑到陽臺上,曬起了日光浴。

什麼臉占據了整個屏幕,鏡頭里根本看不到陽光和陽臺,這都不重要。他又不是為了讓你欣賞這些的,僅僅是為了不浪費這天氣,順便讓自己看起來更健康一點。

亂七八糟看下來,你好像根本記不清他到底拍了什麼,全是些不起眼的生活瑣事。

但就如網友調侃所說:

這真是最沒有偶像包袱的明星了,像極了我們身邊的老大爺。

也就是這份真實感,讓李立群火了。

畢竟帶著濾鏡的生活美得千篇一律,容易審美疲勞,唯有「真實」無法復制。

除了「想拍什麼就拍什麼」吸引人外,李立群時不時冒出的金句,也總是讓人眼前一亮。

用為數不多的食材做完飯后,吃剩的菜湯也沒有倒掉,要留著拌面吃,因為——

「糧食要細水長流地吃,只有細水才能長流。」

隔離的日子到底讓人有多絕望?大概就是——

「今天隔離到第幾天都不記得了,安靜到連古代都沒那麼安靜。」

火因癮犯了而購物不自由的時候,根本顧不得抽火因會不會成為反面教材,只會產生新的思考——

「少抽火因 不是為了健康,是怕斷貨了。」

就是這些簡單又隨性的日常,讓李立群一下子成了「跟我們距離最近的明星」,也讓前段時間被「富豪的隔離生活」所沖擊的普通人,得到了心理平衡——

原來不是所有有錢人都過著高奢的隔離生活,他們也一樣無聊又窘迫。

只不過,這種「平衡感」沒維持太久。

有一天,李立群拍的視訊里,出現了他上海住宅的全貌。

室內倒沒什麼驚艷的地方,跟我們多數人的房子一樣,滿是生活的痕跡。

入戶玄關僅由一組懸空置物柜、一個換鞋凳組成,再鋪設一張地毯,就算齊活兒了。

其實這里的面積并不小,但大部分空間都被亂七八糟的快遞盒所占據,略顯凌亂和擁擠。

餐廳也沒什麼特別之處。普普通通的餐桌椅,鋪了張桌布,「爸媽裝修」既視感。

這里還有一組半開放半封閉的儲物柜,整潔有序地擺放著酒和書籍,也是李立群拍視訊時最常出現的背景。宅家期間,喝點小酒、看看書,也是一種難得的休閑時光。

廚房緊挨著餐廳。由于面積不大,所以整體以白色系為主,干凈又純粹。

鍋蓋、調料盒等通通上墻,利用豎向收納節省空間。

比起廚房的局促,客廳可就太顯空曠了。面積大,家具少,裝修布局相當隨意,連電視柜都省掉了,直接在地上放了塊木板,放置路由器和插座。

沙發沒有選擇傳統的靠墻擺放,而是在后方做了一排收納柜,算是為數不多的儲物空間了。

靠近落地窗的位置,設計了一處圓弧形的吧臺,配上兩把高腳凳,既能小酌,又能觀景。

這套房子是雙陽臺的設計,一個陽臺挨著客廳,主要是滿足晾曬衣服的需求,地面鋪設馬賽克磚防滑。

陽臺一側還種了點綠植,算是一處小小的景觀。

另一處陽臺,穿過餐廳即可到達。這是李立群放空的地方,煙癮犯了、曬太陽看夕陽,都是在這里。

也就是從這個陽臺看到的風景,讓大家不淡定了。

這里能看到上海浦東三座標志性的建筑,也就意味著李立群在上海的房子位于浦東黃金地段,房價至少都是千萬起步。

不過面對網友們的「哇,你家住這兒啊」、「你們家這麼有錢啊」。李立群安慰大家千萬別這麼想,而且謙虛地說:「我一點都不算什麼有錢人」。

因為他這套房子是在20年前買的,差不多1萬多一平,150多平米的房子,入手價應該在160多萬。

這跟現在的房價比確實不算什麼,但是在2002年,普通人的工資大概在800塊左右,能拿出這麼多錢買房的人,不多。

所以,你的隔離,我的隔離,還是不一樣。

當然了,轉念一想,好歹是明星嘛,買不起黃金地段的房子,才不正常。更何況,李立群也是老戲骨,留下了很多代表作。

他是《新龍門客棧》里,陰險狡詐的大反派魏忠賢;

也是《田教授家的二十八個保姆》里的田教授;

還是《春光燦爛豬八戒》里的東海龍王;

以及《西虹市首富》里的二爺。

有人說他演戲「千人千面」,從亂世梟雄到地痞癟三,沒有他不能駕馭的角色。

這其實也跟他的經歷有關。

他出生在台灣新竹縣,父親是河南人,母親是北京人,都是在動亂年代意外流落到台灣。

從小家里的日子就過得非常清貧,除了經常餓肚子,也沒個正兒八經的居所,而是借著左右鄰居家的兩面墻,前后搭起賬篷,作為一家人的「房子」。

但好在一家人和睦有愛,所以李立群也不覺得自卑。

24歲大學畢業后,他成了一名海員。直到經歷一次臺風后,劫后余生的他決定結束海上生活,回到陸地。

這之后他四處奔波,干過很多工作,最后遇到了一名非常贊賞他的導演,這才走上了當演員的路。

在當時的他看來,拍戲跟流水線工作沒什麼兩樣,只要對自己要求嚴格,一天就能拍一集,所以他曾創下了紀錄: 一部60多集的電視劇,拍到51集,才NG了一次。

正是因為這麼高的自我要求,他才創造出了一部部經典。

但后來,他突然變了,變成了 「最沒底線的演員」

因為他太缺錢了。

除了生活上的花銷外,他在年輕時因為投資失利背上了700萬的債務。而且在還債之余,他還堅持不懈地做慈善,只要覺得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圍內能幫上一把的,他都毫不猶豫。

為了應付這些開支,他只能放寬接戲的要求,不論主角配角,無所謂劇本好壞,只要時間合適,錢給夠,就沒問題。

可盡管接戲沒底線,他拍戲還是有自己的要求。在他看來, 只有爛片,沒有爛角色,只要想方設法地把角色演好,也就坦然了。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他接了那麼多爛片,口碑卻依舊不錯的原因吧。

如今,李立群終于還清了欠債,也買得起大房子,能給家人更好的生活。

但沒想到,新一輪的危機,又悄然而至。

今年上海疫情爆發后,李立群和很多人一樣,在家里困了很長時間。盡管每天準時準點更新自己的生活日常,畫面里有大家羨慕的黃金地段的大房子,有從容坦然的瞬間,也有那句真誠的「再見再見再見」。

但其實,他同樣煎熬。

他坦言,自己今年已經接了8部戲,如果一直被困著出不去,勢必要支付賠償款。后來讓女兒算了一筆賬,如果要賠償的話,就算把上海的房子賣了都不夠。

而且,上海的房價已經跌了8個多月了。為此他還咨詢過專家,房產波動周期長達12年之久。

不過,他心態很好,一邊煎熬一邊安慰自己——

沒什麼好在乎的,價值多少,該是你的永遠跑不了,不是你的也不要強求,用平常心去面對得失, 畢竟在台灣老家房子也很大。

最后一句是重點,所以他心態不會崩。

雖說疫情下每個人都面臨著危機, 但抗風險的能力,決定了是否可以「化險為夷」。就如李立群,就算這套房子跌了、沒了,也問題不大,畢竟還有另一套更大、更好的。

「要永遠有退路可走」,算是李立群的生活,帶給我最大的感觸了。

前段時間,看了《每日人物》的一篇關于民宿的采訪。

疫情以前,能去麗江開個民宿,是很多年輕人的夢。疫情爆發后,麗江一下子變安靜了,一大波民宿主理人也被困在了財務危機里。

其中有一位主理人,在2020年1月24日,剛給眾籌了200萬的民宿剪完彩,還沉浸在給各個房間做熱火朝天的宣傳里。

然而5個小時后,退單的聲音就響起來了。

3個月后,她就不敢再看銀行卡了,外債已經達到500萬。當初參加眾籌的股東們,開始要求她退款,銀行催收電話沒斷過。

后來,她靠承包茶山賣茶葉,定制企業茶禮還上了400萬欠款。而此時,麗江民宿仍舊毫無起色。

沒人知道以后民宿行業會變成什麼樣子,但至少當下她理性地換了跑道,給自己「實現民宿夢」的同時,也留了一條后路,不至于再過那種夢碎后,惶恐不安的生活。

其實說白了, 「后路」一定程度上,就等于賺錢的能力。

無論是李立群還是民宿主理人,他們都有過極度缺錢的日子,但也都靠著好好掙錢,擺脫了困境,還讓自己擁有了選擇權。

所以,你要相信, 人生中總有一場意外,會提早暴露你的生活危機。上半場,我們拼年紀、拼運氣,而下半場,拼的只有一技之長。

共勉。

用戶評論